欢迎来到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道德教育与养生研究中心!
服务热线:010-64553481 官方微信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账号
企业邮箱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动态
媒体报道
联系我们

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
老龄产业发展研究所

电话:010-64553481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南门办公区

九一八|国之殇87年!可是又何止87年!
发布时间: 2018-09-18 作者:admin

这是平静的一天——

1931年9月的奉天(沈阳),天气已经微微转凉。生活在奉天城里的人们,茶余饭后讨论着家长里短,一切显得祥和而平静。这在那时的中国是很难见到的一种景象。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,东北,因其肥沃的土地和独特的地理位置,百姓生活相对富足安定。

从清末到民国,关内百姓为求得一线生机,跋山涉水涌向关外,由此形成了与走西口、下南洋齐名的闯关东。

奉天(沈阳),作为当时关外的第一大都市,在张家父子几十年的经营之下,生活水平以及繁荣程度已非当时中国内地许多城市所能比。特别是东北易帜以后,作为奉天人,他们有着自己的“自信感”和“优越感”。

1931年9月18日,这一天如往常平静,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回到家里,安然入睡。

深夜,长城外柳条湖突然响起爆炸声!

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亡国奴。更没想到的是这种亡国奴的日子才刚刚开始,而他们,逃无可逃。

他们的梦该醒了!而彼时的旧中国,很多人并未醒来,他们还沉浸在梦中不愿醒来——

1931年9月18日,这一天,身为国民政府主席的蒋介石在军政要员的陪同下,登上“永绥号”战舰,亲赴江西,督师“剿共”。

这一天,养病多日的“东北王”少帅张学良,走出协和医院,在夫人于凤至的陪同下,去中和戏院看戏。

听到侍卫官关于日军进攻北大营以及沈阳的通报,张学良做了三个动作:一,接通沈阳电话,了解详情;二,与南京当局保持电话联络;三,急召顾问端纳,让他通报欧美各国驻北平记者——日军进攻沈阳。

不抵抗,让东北陷入绝境,也让泱泱中华陷入险境......

回望历史我们有太多太多的疑问:都说故土难离,可是十几万的东北军怎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故土家园惨遭屠戮,而自己手拿武器却袖手旁观?为什么不抵抗?为什么!

而此时,被国民政府当作“内患”的共产党,却一直清醒着。在反围剿的困难时期,仍然心系国难——

19日拂晓,中国共产党满洲省委即召开常委会,讨论形势,制定对策,当日,一篇《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据满洲宣言》诞生,并散发整个沈阳城!

起草宣言的赵毅敏宣传动员过后,换上戎装,拿起枪,出任抗日联军第三军政委,走上抗日战场。白山黑水间,有了共产党人艰苦奋战的身影!

威海,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?

海景怡人,海风吹拂过来,凉爽清透。只是每当想起这里,心醉之余倍感心痛——这里曾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之地。

威海,威海,本是威震海疆之地,到最后却成了北洋水师葬身之地。

1894年9月17日,黄河大东沟。北洋水师与日本联合舰队展开激战。

“超勇舰”战沉,管带黄建勋与舰同沉;“扬威舰”被慌不择路的“济远舰”撞沉,管带林履中愤然自尽;“致远舰”撞击吉野未果战沉,管带邓世昌与爱犬同沉;“经远舰”战沉,管带林永升中炮阵亡。

透过文字,我们仿佛还能看到北洋水师当年的激昂、热血与奋勇。可,终归还是败了。

马关春帆楼,一纸条约,百年屈辱!

经此一战,中日两国国运就此改写。国人眼中的“蕞尔小国”一朝之间对我泱泱中华再无恐惧,日本用着清政府的赔款白银,扩充军备。以至于“一二八事变”以及淞沪会战中,日本开着中国马关赔款所购买的“出云号”横行在黄浦江畔。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!

“九一八事变”以后,沈阳兵工厂和制炮厂的19.5万余支步枪,5500挺机关枪,1650余门大炮,5300余门迫击炮,260余架飞机,几十艘军舰以及大批的弹药、器械、医药、物资等等,全部落入日军之手。除此之外日本还对东北煤炭大肆掠夺。物资运回日本后,日本的军工生产能力得到极大增强,为日后全面侵华战争打下了物质基础。

金一南教授在《抗战期间,中国为什么出了那么多汉奸》一文中曾经有过这么一段表述:抗日战争期间,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、中央宣传部长周佛海以下20多位中央委员、58位旅长、参谋长以上将官投敌,一些部队成建制哗变。从1937年到1945年,协助日军作战的伪军人数高达210万。

 

金一南教授

品读这段话,相信很多人都会汗颜。伪军人数比正规日本军队人数还要多,放在任何一个中国人身上,这都是不愿去承认的事实。

金一南教授总结的关于抗战为何这么多汉奸的四个原因,时至今日,看来依然振聋发聩:

一是弥漫于统治阶层的失败主义。

二是弥漫于社会中的妄自菲薄,精神上跪倒在别人面前。

三是自由主义思想侵蚀,只知个人,不知民族。

四是长期封建社会影响,只知小家,不知国家。

当下,有些人觉得历史已经过去,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升,国家民族概念在每一个人心中日益稳固。

可是纵观这几年“精日”的表演,先有侮辱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孟某,后有厦大“精日”女研究生事件。凡此种种,都在警示着我们:前尘往事并不如烟!

 

在这里,笔者不去评论什么,讲两个小故事——

其一,在抗战初期,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就说:“战呢,是会打败仗的……和呢?是会吃亏的,就老实承认吃亏,并且求于吃亏之后,有所抵偿。”

他问冯玉祥:“大家都说抗战到底,‘底’在何处?”

冯玉祥回答:“日本投降。”

汪精卫后来嘲弄说:“这简直是一个丘八的狂妄与无知。”

历史有些时候就是一出滑稽戏,你很难去想象,这样的话居然是出自曾因为革命,刺杀失败被抓后吟诵“引刀成一快,不负少年头”的热血青年汪兆铭(注,精卫是他的笔名)之口。

作为抗日战争期间最大的汉奸头子,汪精卫最终在死后被国民党当局指令工兵部队炸开其墓,将棺木连同尸体运往他处火化。汪精卫虽已尸骸无存,但其叛国巨奸之恶名却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

历史不仅关乎过去,更是关乎现在和未来。纪念历史不是为了咀嚼苦难、延续仇恨,而是为了重申和平与正义的价值,从历史中汲取智慧启迪,获得开创未来的精神力量。

有些事,有些人,在我们内心深处,始终没有被遗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