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道德教育与养生研究中心!
服务热线:010-64553481 官方微信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账号
企业邮箱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动态
媒体报道
联系我们

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
老龄产业发展研究所

电话:010-64553481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南门办公区

九一八,听习近平讲抗战故事
发布时间: 2018-09-18 作者:admin

去年1月,一个重大变化在中小学的教材上发生了,过去我们常常提及的“八年抗战”的表述,更改为“十四年抗战”。

不知道伴随着“八年抗战”长大的组员们,是否曾有过这样的疑惑,为何抗日战争爆发的地点是在北京郊外的卢沟桥,而不是某个边疆海防,为什么战争尚未正式打响,鬼子已经抄到了京师以南、扼住了我们的咽喉?而令人震惊的一个事实是,当时华北地区全部日军也不超过8400人。

回到“十四年抗战”,将“九一八事变”作为中国抗战历史的起点,这一改变肯定了东北人民在1931年到1937年奋力抵抗日本侵略者的功绩。但需要铭记的是,“九一八事变”时,东北地区日军也仅1万余人。

“我经常看中国近代的一些史料,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场景就痛彻肺腑!”

“我们不仅要研究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8年的历史,而且要注重研究九一八事变后14年抗战的历史,14年要贯通下来统一研究。要以事实批驳歪曲历史、否认和美化侵略战争的错误言论。”

习近平多次强调读史的重要性,在“九一八事变”87年后的今天,我们一起听听习近平讲抗战故事。

【英雄母亲邓玉芬】

原文:

北京密云县一位名叫邓玉芬的母亲,把丈夫和5个孩子送上前线,他们全部战死沙场。华北平原上的一个庄户人家写下这样一副对联:“万众一心保障国家独立,百折不挠争取民族解放”;横批是:“抗战到底”。这是中华儿女同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怒吼,是中华民族抗战必胜的宣言。

邓玉芬:

1940年,八路军10团挺进密云西部山区。邓玉芬的大儿子永全、二儿子永水成为白河游击队的首批战士。后来她又把三儿子送到白河游击队。四儿子、五儿子也在环境最残酷的时候,参加了抗日自卫军模范队。

1942年3月,丈夫任宗武和四儿子永合、五儿子永安,种地时遭日军偷袭,丈夫和五儿子同时遇害,四儿子也被抓走了。同年秋,大儿子永全在保卫盘山抗日根据地的一次战斗中英勇牺牲。1943年夏,被抓走的四儿子永合惨死在鞍山监狱中。同年秋,二儿子永水在战斗中负伤回家休养,因伤情恶化无药医治死在家里。

1944年春,敌人在密云猪头岭搜山,她背着小儿子,和八路军伤员、乡亲们躲在山洞,小儿生病啼哭,在危急时刻,她将一团棉絮塞进儿子嘴里。当鬼子下山后,可怜的儿子永远离开了心爱的母亲!她眼睁睁看着幼子死在怀里,自己却无能为力,她撕心裂肺地坐在小七儿的坟头痛哭,这哭声既是对小七儿的亏欠,更是这位母亲对她已故去的诸多儿子的怀念。

【狼牙山五壮士、白刃格斗英雄连、刘老庄连】

原文:

敢于斗争、敢于胜利,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,是人民军队血性胆魄的生动写照。“狼牙山五壮士”、“白刃格斗英雄连”、“刘老庄连”、董存瑞、邱少云、黄继光等无数英雄群体和革命先烈,用生命诠释了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。

“狼牙山五壮士”

1941年抗战进入最困难时期。1941年8月,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调集7万余人的兵力,对晋察冀边区所属的北岳、平西根据地进行毁灭性“大扫荡”。9月25日,日伪军约3500余人围攻易县城西南的狼牙山地区。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某部第七连奉命掩护党政机关、部队和群众转移。完成任务撤离时,留下第六班班长马宝玉、副班长葛振林,战士胡德林、胡福才、宋学义等5名战士担负后卫阻击,掩护全连转移。

他们坚定沉着,利用有利地形,奋勇还击,打退日伪军多次进攻,毙伤90余人。次日,为了不让日伪军发现连队转移方向,他们边打边撤,将日伪军引向狼牙山棋盘陀峰顶绝路。日伪军误认咬住了八路军主力,遂发起猛攻。5位战士临危不惧,英勇阻击,子弹打光后,用石块还击,一直坚持战斗到日落。面对步步逼近的日伪军,他们宁死不屈,毁掉枪支,义无反顾,纵身跳下数十丈深的悬崖。马宝玉、胡德林、胡福才壮烈殉国;葛振林、宋学义被山腰树枝挂住,幸免于难。聂荣臻元帅亲笔题词:“视死如归本革命军人应有精神,宁死不屈乃燕赵英雄光荣传统。”

“白刃格斗英雄连”

1940年8月,百团大战打响,八连所在的一纵队二十五团担负破袭正太路,断敌交通命脉的任务。

盘踞在戴家垴的日寇为解马首之危,于8月21日夜由小队长登木率50余人,趁着风雨夜,偷偷绕过龙化山,意图偷袭二十五团指挥部。

时任八连连长任尚琮率一排、三排抢占村东北高地,进行阻击。指导员张万清率二排赶往村东南抗击敌人。二排官兵边跑边上刺刀,刚出村口就碰到一群鬼子端着刺刀迎面而来,战士们与鬼子展开了白刃格斗。惨烈的白刃格斗持续了半个多小时,战士们刺刀捅弯了就用枪托砸,枪托砸碎了就用小锹砍……

敌人被八连无所畏惧的气势吓倒,狼狈撤退。登木逃跑时慌不择路,陷入泥坑,被八连战士击伤,剩下不到10名残敌向东溃逃。战后,八路军总部授予八连“白刃格斗英雄连”称号。

“刘老庄连”

刘老庄连是由游击队升格为正规军的。1943年 2月中旬,驻徐州的日军第65师团 3000多人,因“扫荡”屡屡扑空,回撤时又遭到新四军打击,于是将其矛头指向淮海根据地领导机关。

日军行动迅速,领导机关尚未转移,形势十分紧急。新四军第 3师第 7旅第19团第4连,临危受命在刘老庄阻击日军。日寇慌忙紧急纠合各路敌军迂回包围四连,切断前来增援四连的民兵。

四连打退了鬼子的五次冲锋,田野上留下了许多鬼子的尸体。指导员李云鹏放开嗓子:“我们八路军、新四军是抗日的队伍,日寇是中国人民的死敌,我们要坚决打到底!” 药毛巾用完了,他们把棉衣里的棉絮撕下来用,战士们腿上的裹带也解下来当作绷带布用了。

敌人第六次冲锋被打下去了。战士们雪亮的刺刀上染上了日军的血。子弹打完了,连长白思才发话了:“我们决不让敌人抓住一个活的!” 战士们握紧上好刺刀的钢枪,决心同日军肉搏!一场悲壮的白刃战,终因敌众我寡,八十二位勇士全部壮烈牺牲。这一战四连共打死打伤日寇500余人。

【杨靖宇、赵尚志、左权、彭雪枫、佟麟阁、赵登禹、张自忠、戴安澜】

天下艰难际,时势造英雄。在14年反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特别是8年全面抗战的艰苦岁月中,全体中华儿女万众一心、众志成城,凝聚起抵御外侮、救亡图存的共同意志,谱写了感天动地、气壮山河的壮丽史诗,涌现出杨靖宇、赵尚志、左权、彭雪枫、佟麟阁、赵登禹、张自忠、戴安澜等一批抗日英烈和八路军“狼牙山五壮士”、新四军“刘老庄连”、东北抗联八位女战士及国民党军“八百壮士”等众多英雄群体。

杨靖宇:

原名马尚德,是东北抗日联军的主要领导人之一。曾5次被捕入狱,屡受酷刑,坚贞不屈。1940年1月,为解决部队给养问题,命部队主力北上,自己带领一支小部队东进。到了最后,他身边仅有7名战士,4名负伤,在零下40度严寒中,没有一粒粮食,仅仅依靠树皮棉絮和雪水充饥,但是他与600人的日伪军顽强作战,誓死不降。当伪牌长赵廷喜劝降他:“我看你还是投降吧,如今满洲国对投降的人不杀头的。”杨靖宇平静的说:“如果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,咱们中国就完了。”2月23日,由于叛徒出卖,杨靖宇被敌人包围,在山林中与敌人激战数日,受伤多处,后被敌人包围,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情况下,仍毫不畏惧,顽强抗击,击敌死伤20余人,壮烈殉国。

杨靖宇牺牲后,敌人残忍地铡下了他的头颅,又剖开了他的腹部,惊骇地发现他胃肠里尽是未能消化的枯草、树皮和棉絮,没有一粒粮食,日寇无不震惊。

赵尚志:

东北抗日联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,东北地区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。1940年3月,当赵尚志又赴苏联参加第二次中苏伯力会议时,他竟然被北满省委某些人以“有言论错误”为名,再一次撤销了他的副总指挥职务。在接连两次遭到省委的开除和撤职打击之后,赵尚志丝毫没有动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信心。1942年4月12日凌晨,赵尚志被化妆的特务刘德山诱骗,率抗联小分队袭击鹤立县梧桐河(今属汤原县)伪警察分所,途中刘德山突然向赵尚志开枪。赵尚志虽然腹部受伤倒地,仍立即回击将刘德山击毙。受伤被俘后,在审讯过程中,赵尚志宁死不屈。因伤势过重,被俘8小时后壮烈牺牲,时年34岁。